当前位置:manbetx体育电竞 > manbetx电子竞技 > manbetx电子竞技

冬日的乡村

2019-12-29

  家乡冬日的田野是空旷寂寥的。馒头似的黄土山一座扛着一座,一座背着一座,花卷馍一样的梯田死死地缠绕于山头,蘑菇般的草垛静静地守候在打谷场旁,一片又一片的枣树伸展着干硬的枝条,逶迤的山道把一个个村庄相连。

  夜阑人静,寒气袭人,家家户户吹灭了煤油灯准备入睡,而各家的猫却毅然离开热炕头,出去履行自己的职责。它们守候在老鼠出没的地方与老鼠周旋,等逮到老鼠,吃得嘴油肚圆时,又从猫道返回。它们钻进主人的被窝,蜷缩着身子,打着呼噜,睡得很实,肚子随着均匀的呼吸一起一伏。猫睡醒了,就用爪子蘸着口水一遍又一遍洗脸,洗得是那样不慌不忙,又是那样一丝不苟,之后用舌头舔它自己身上的毛。猫有时在炕上玩线团,用左爪推推,再用右爪挪挪,有时追逐着自己的尾巴原地转圈圈,自娱自乐。

  当黎明的曙光揭开夜幕的轻纱,各家烟囱炊烟袅袅,母亲、大娘、四婶、三婶、二审把院外各自家的鸡窝陆续打开,大红公鸡、白公鸡、白母鸡、黄母鸡、芦花鸡、乌鸡争先恐后钻出鸡窝,它们倾着头,翘着尾巴追随着主人,等待主人喂食。主人在院子里撒几把五谷杂粮,母鸡不紧不慢地啄食,公鸡时而伸颈抬头望望母鸡,时而咯咯咯叫唤,啄起一粒,又放下,招呼了这只母鸡,再招呼那只。主人稍不留神,其他邻居的鸡就趁虚而入,贼头贼脑地步入鸡群,频频啄几下食,然后机警地抬起头观望,要是主人生气地跺上一脚,它们就胆怯地走开了。

  冬日每家的猪圈墙抽开一个豁口,猪可以自由出入。晨曦初露,太阳吐出灿烂的霞光时,猪离开暖和的糜草窝,一边哼着,一边用嘴拱主人的门,提醒主人该喂食了。牛站在石槽前,甩着尾巴,咀嚼反刍食物,一双大眼睛紧随着主人转,示意主人该填草料了。牛和猪是好朋友,如果牛没啥活干,主人牵着缰绳,把牛拴在太阳最早照到的地方,猪躺在牛的身边,牛就用大舌头在猪身上舔来舔去,为猪解痒痒,猪整天围着牛转,不会走远;如果牛干活去了,猪也跑得很远,找同伴去了,身体发痒时,靠着石墙蹭过来,蹭过去。

  日已三竿,冬日的阳光先照在碾子上,嫂子家的驴在碾米,慢慢地,太阳又照在石磨上,二奶奶家的驴在磨面。驴蒙着眼睛一刻不停地绕着碾道,磨道转呀转。直到主人叫住驴,摘下蒙眼的衣服,驴才算彻底解放了。浑身疲惫的驴,嘴接触地面,来来回回转上几圈,用眼睛的余光和鼻子的气息,仔细地侦查好一块没有石头的平地,才前蹄跪倒,躺在地上来回打滚,扬起一片尘土,直到一天的疲劳全都释放出去,才站起来,抖落身上的黄土。

  落日将要沉入西边的万山丛中,山包顶上被均匀地涂抹了一层桔红,这时,牧羊人赶着一群又一群羊走进村里。羊妈妈跑在羊群的最前面,拉长声音“咩,咩”地呼唤着自己的孩子,小羊羔在羊圈里答应着,叫声此起彼伏。打开羊圈门的一刹那,一群羊羔潮水般涌出去,白的、黑的、花的、大的、小的、山羊、绵羊都有,大一点的羊羔最先跑入羊群,一眼就认出自己的妈妈,叼着奶头吸乳还觉得不带劲,干脆前腿跪倒,用嘴使劲撞几下羊妈妈的乳房,奶旺了再吸,嘴角还溢出乳白色的奶水。稍小一点的羊羔见大羊就盲目地钻在后胯吸奶,羊妈妈嗅嗅小羊羔的尾巴,就认出不是自己的孩子,转身用头顶着,不让它靠近,再去找自己的孩子。不到一刻工夫,一对一对的,母子都相认了,大羊曲回头舔小羊的毛,羊羔一边吸奶,一边不停地左右摇着尾巴,感谢着妈妈。

  油灯初上,灯火阑珊,鸡进窝,猪羊牛驴进圈,猫躺在热炕头,万籁俱静,连患慢性气管炎的四婶咳嗽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。